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
时间:2020-06-13 作者:

 

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独家报道/摄影:林凤莉

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
在外游玩的学童有自己的小圈圈,发挥互相照应的团队精神。

中国内陆留守儿童牵引出各种社会问题日渐浮出水面,雪隆乡村地区如双溪比力和雪邦,虽然没有中国的情况严重和令人担忧,但乡村就业机会有限,很多年轻父母被逼往都市找生计。

碍于都市生活费等开销高居不下,夫妻两人为了下一代双双出外打拼成双薪家族,在无法兼顾孩子时,便把他们交给乡区的老人顾养。

乡区老人家不想迁移到大都会过着“笼中鸟”的生活,孙子惟有跟着祖辈在乡下求学。老人家体力有限,也溺爱孙子,除了上学,放学后如没补习就各自找节目,小孩等同放养。

祖孙再如何亲密,还是隔了父母这一层关键联系,难免出现代沟,加上部分祖辈依然欠缺正确的教育意识。除了上课时间,孩子尤其是步入中学的少年多可自由活动或往外跑。

城市治安如何不靖,或许在乡区还是没有那幺猖狂,约束相对少一些,这些少年又是如何度过每一天呢?

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
部分乡区少年因环境和家庭因素,更早踏入社会这个大染缸,加上抗外能力低以致年纪轻轻就“沾酒惹烟”。

更早踏入社会大染缸年纪轻轻“沾酒惹烟”

与城市相比,乡区没有太多的运动场所和活动项目让青少年选择,喜爱运动的青少年只有打篮球是最经济的运动。

双溪比力光明篮球场成了大家抢夺运动的热门篮球场,一大班好友相约到球场随意打球发泄精力和压力,打羽毛球、踢足球多属于学校活动不甚普遍,到游泳池泡水畅游只有羡慕的份。

有鉴于此,部分乡区少年因为环境和家庭因素,更早踏入社会这个大染缸。这些少年交友不慎自我放纵,年纪轻轻便“沾酒惹烟”,甚至在在众目睽睽下大吸电子烟和香烟。

对网络信息照单吸收

即使旁边有许多成人却没人挺身而出劝导青少年戒掉恶习,这群青少年丝毫不忌场合,只要兴起三五成群结伴大抽特抽、飙车及沉迷在网吧打电玩。

电子产品充斥市场,轻而易举便可人手一机,加上父母对孩子的信任,没有管制任由孩子自由获取网络信息,似懂非懂的青少年对网络信息照单吸收,好坏没有筛选,往往一念之差步入歧途,出现旷课、逃学及霸凌。

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
乡区没有太多运动场所和活动项目让青少年选择,打篮球是最经济和最受欢迎的运动。

不爱上学仅混日子兼职比打电玩理想

小学毕业后步上中学,教学媒介语由中文转换马来文;一些不爱求学或成绩不理想的华裔学生,因为听不懂老师教学,学习兴致和热忱日渐低落,上学仅是履行父母的要求,混日子。

结伴游玩也有风险

生性单纯的孩童,就结伴到篮球场玩或集合在某个地方玩连线游戏,却面对不法之徒有机可乘的风险。

去年,在雪邦发生一起单亲妈妈因为工作把2名幼小的孩子托付给母亲照顾,由于外婆安全意识欠佳,让孩子自由在屋外玩耍,导致10岁女童被4名约14岁印裔男诱骗到附近油棕园,惨遭其中一名少年性侵的案例,反映了大家应该关注这个问题。

另外,部分青少年则是半工半读,虽然不爱上学,对文字没有兴趣,还是如常上学,放学后就找兼职赚外快,当然,他们也像其他青少年一样喜欢电玩。

这些孩子即使有时间,也不会拿课本温习,因此工作与否根本不影响学习进度;与电玩相比反而工作让自己觉得时间用得更有意义,与其浪费太多时间在视频上,不如挪出玩游戏时间工作为自己赚零用钱花。

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
早前烟霾严重,学校临时休课期间,学童爱留连网吧打电玩。

周末当洗碗工——●张元伦(11岁)

我只在周末工作,在餐馆当洗碗工,就当着在家里帮忙做家务,不会觉得累,也不会荒废学业。

从上午7时至下午2时,可以赚到20令吉;工钱都自己保存,多用来买学习用品或支付其他花费。

我很少打电玩,比较喜欢看电视,不会把辛苦赚来的钱花在网吧。

【独家】父母都市找生计 祖父母无力管束 留守儿童需更多关爱

张元伦(右)周末会到餐馆当洗碗工。

盼修读工艺课程——●李施龙(15岁)

我不喜欢读书,六年级放大假时就出来打工,一天工作2至4小时,周日休息。虽然赚的钱不多,但是可以应付自己的零用钱。

我用自己赚的钱买了部手机,后来被偷了就没再买。妈妈管得很严,大部分工钱都存进我的账户和投资教育基金。我有一年没工作,除了上学我就出外找朋友玩,多数时间花在电玩和看电视;不管妈妈如何威逼利诱,我就是不看书温习。

我对电气和机械的东西很有兴趣,希望能申请到技术学校修读工艺课程,为未来铺路。

3岁起由奶奶抚养——●郑朝元(11岁)

爸爸在我小时候意外过世,3岁开始就由奶奶抚养我。奶奶工作时,很多时候我都是自由活动或单独在家。

我6岁就会煮饭,现在会炒简单的菜肴;奶奶不在家时我吃打包食物,有时自己煮。除了上学,其他时间我都是和朋友同学一起玩,我们最喜欢到光明篮球场玩,有时打篮球,有时玩捉迷藏、“冰和水”等游戏;我们也玩手机游戏,有时就结伴到公园玩或踏脚车到处溜达。

我们感情非常好,朋友有难会互相帮忙和照顾。

多数时间在运动——●汤铭杰(12岁)

父母是布偶表演者,时常到外坡演出,很多时候把我放在叔叔家寄养。

我喜欢读书但是成绩不理想,运动是我的强项,因此多数时间都是在运动,其他时候就和朋友玩电玩聊天。

我不知道将来要做什幺,走一步看一步,学校不要我时再打算。

进特殊班学会很多——●沈天华(14岁)

没有编进特殊班时,我什幺都不懂,整天发梦不爱说话。进入特殊班,我明白老师教的东西,这时候爸爸的朋友需要帮手,我就在放学时间到水果档帮忙,赚到钱用来支付读书费用。

因为工作我接触到很多客户,加上老板娘指导,我现在不再害羞也很喜欢说话,我交了很多朋友。

长大后,我想自己做点小生意,现在开始攒钱存资本到时就可以自力更生。 

辍学后学修摩托车——摩托维修商●叶兴伦

我年少时也不爱读书,性格也有些叛逆;当年纪渐大,懂得为自己打算时,这些都会成为过去。

我中三辍学后,就到摩托车维修店当学徒,学到一门手艺,现在有自己的维修店,算是有点小成就。

我鼓励少年来我这里当学徒,但必须16岁以上;这个年纪的少年思想较成熟,希望和学徒分享我的亲身经历,让他们像我一样凭手艺创业,打开自己的谋生之路。

 

围观: 775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